• 中国快消品网,中国快速消费品门户网站。

LOGO

热门关键词:  企业  高端  牛奶  经销商  请输入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瑞幸造假余波未了,员工被迫陪陆正耀演戏

来源:PingWest品玩   更新时间:2020-06-03 10:55

5月12日,瑞幸咖啡宣布终止CEO钱治亚职务,并命令她辞职。在瑞幸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仍在继续的当下,这一举动基本宣示了钱治亚在这场造假大戏中的重要角色。但与此同时,瑞幸真正的主人陆正耀依旧元气满满。

5月20日,在瑞幸被纳斯达克要求退市摘牌后,陆正耀发布声明,依然坚信自己是委屈的。

但这声明听起来更像是他在指责纳斯达克摘牌太着急,没给他足够脱身时间。声明还强调了他对瑞幸模式的信仰,然而通篇读下来,满纸就看到一句话:我是骗了你们,但现在我可不能承认我是骗子。

除了PingWest品玩此前多篇报道中提到过的陆正耀惯用套路外,瑞幸咖啡和神州租车的员工们向PingWest品玩描绘出的他对公司核心数据的执念,也让人难以相信他对造假毫不知情。

据一名曾在神州系公司总裁办工作的员工表示:陆正耀对公司的财务等核心数据非常熟悉,许多本应由相关岗位员工接手处理的关键数据的报表,陆正耀却常常直接自己搞定。“人们当时称钱治亚为’表姐’,因为她非常擅长财务报表相关的工作,但钱治亚私下总说陆正耀是‘表叔’。当时觉得陆正耀对很多数据张嘴就能说出来是对公司业务熟悉,现在瑞幸造假的事出来后,回头再看就发现有点别的意味了。”

此外,钱治亚与陆正耀的紧密捆绑关系,也让人很难相信陆正耀是“坚信瑞幸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的被蒙蔽的天真创业家。现阶段,估计更多人想知道咖啡加盟店的生意究竟要怎么样?

福建长大的陆正耀有着明显的家族大家长的色彩。一名接近陆正耀的家族圈子的人向PingWest品玩透露,陆正耀的亲属中,有人如此形容陆正耀:总喜欢以老大自居来劝导他人,但自己却老做飞蛾扑火的事情。

在最近《华尔街日报》基于瑞幸内部资料而曝光的瑞幸造假套路中,瑞幸通过向许多陆正耀关联公司出售代金券等方式,刷出虚高的营收。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关联公司,主理人多为陆正耀的各路亲属,他们就好像是陆正耀为自己编织的“亲戚手套”网络,帮助他的企业完成自我空转。

而据前述总裁办员工透露:钱治亚在从湖北来到北京加入神州,并一路快速进入神州高层的同时,伴随着的是她与陆正耀亲属们越发密切的关系。据透露,她经常为陆正耀在加拿大的亲戚办些私事,也被陆正耀邀请参加家庭聚会。同时,钱治亚也被引荐进陆正耀的另一个以同学关系为主的关系网络。钱治亚加入北大EMBA班,成为陆正耀、刘二海们的师妹。到创办瑞幸咖啡时,钱治亚已经成长为陆正耀非血缘关系的“亲戚手套”。

2012年钱治亚在神州租车的一场年会上。

在瑞幸造假东窗事发后,陆正耀是否还能飞蛾扑火来保护他枝蔓绵延的家族产业,尚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出事之后,他从来没有打算像个大家长一样,保护瑞幸或神州系广大员工们的利益。

压榨

“瑞幸数千家门店仍在努力坚持运营,数万员工仍在勤勤恳恳的工作,瑞幸的产品口碑很好也很有品牌韧性,真心恳请社会各界能够给予宽容和支持,我在此谢谢大家了!”

陆正耀的声明声泪俱下,但事实却是另一幅光景。

PingWest品玩走访的多名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岗位的瑞幸员工表示,瑞幸正在通过颇多值得非议的手段压榨员工,甚至变相逼迫员工离职。

“简单来说就是门店在减少同时上班人数,但工资没有变。”云南地区一家瑞幸咖啡门店的前店员杨菲告诉PingWest品玩。

据杨菲透露,根据瑞幸在五月中发布的内部通知,瑞幸咖啡及小鹿茶门店开始实行“单人开早”制度,且对于部分日单量不佳的门店实行全天单人在店的模式。

王伟是一位大三学生,到6月前一直是小鹿茶的兼职店员。他向PingWest品玩展示了瑞幸在员工群内发布的内部通知。

“@所有人 在人力管控上,今日成都分公司会议,要求后续门店形成工时管控,1.根据时段商品数,实行一人开早,一人闭店,目前商品数170以下的明天开始实行一人开早,待会我会逐一沟通一人闭店模式预计实行时间,尽快完成磨合训练;2.其他商品数高的门店,也要完成一人开早,本周周内完成培训调整,具体时间今天内回馈我,我会逐一沟通。谢谢!”

“一人开早”即一个人单独负责门店的早班经营。据了解,瑞幸旗下饮品门店此前常态会配置4个店员。分早班,晚班和通班,早班要负责每日的开张准备。一般开在商场的门店会至少保持有两人同时在店。

新规不合理的地方在于,两人的配置削减一半,即意味着员工的工作量增加一倍。在早上、午饭点等单量活跃的时间段(早晚班的交接时间在下午)会出现忙不过来的情况。而出单速度又在员工的考核标准内,会直接影响员工工资。

另一方面,瑞幸并没有相应提高员工的工资标准。

据瑞幸咖啡员工透露,瑞幸咖啡及小鹿茶的工资安排相似,全职员工是低底薪+绩效的模式,绩效中包含月总杯数、原材料报损率等角度的考量。客观上店员在店时制作杯数增加,但是在店工时减少了,所以月总杯数上与原先相差不多。但是体验上在店时会非常疲劳,且更容易在制作中出错或超时,这反而影响绩效工资。

而兼职员工则依照工时结算工资,且也会被安排单人在店甚至单人通班。所以对于兼职员工来说这个新规只是纯粹增加了工作量。

王伟给出了瑞幸修改门店在岗制度的确切时间——5月19日。同日,瑞幸官方公示了纳斯达克将会对瑞幸摘牌的决定。

而除了增加工作量以外,视频稽核是另一计施压店员的狠手。

视频稽核本身是餐饮行业普遍存在的员工考核方式,即通过调取对员工在工作区域的视频监控来核查员工的工作表现。但是瑞幸门店的视频稽核在做空事件后变得越发严格,抽查频率也比原来更高。

“我们一直觉得这等同于变相强迫离职。”

王伟向PingWest品玩提供了近日更新的视频稽核标准:

更新后的视频稽核标准(部分)

“你想想,本来现在早班就一个人,然后那天群里通知,今天稽核的重点是吧台有没有人,有没有玩手机、聊天之类的。本来门店伙伴里90后00后就比较多,还规定不准聊天。我觉得公司是在破坏一种氛围。要求面对客人就微笑,其他时间就是没有感情的做单机器。”

王伟特别指出其中“制作区至少有一位员工”的稽核项是5月21日更新的,也就是瑞幸公告纳斯达克摘牌决定后的第三天出的。

由于瑞幸近来大量增加单人在店的情况,制作区“至少有一位员工”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不得离开制作区”。

店员如果被抽查到违反视频稽核要求,会在门店群里被通报批评,累积到一定次数会被劝退。

有一人开早的新规在前,随后又提高了视频稽核的严苛程度和抽查频率。瑞幸通过这种隐性的方式组合减少了员工的平均工时,也逼得部分员工离职。而在未离职的员工那头,瑞幸也找到了进一步扣除员工绩效的方法。

正在到来的裁员

孙可凡在瑞幸厦门总部负责新店营建设计。他向PingWest品玩透露,瑞幸总部目前确有大规模裁员现象。他在瑞幸爆出丑闻后向主管上报进入裁员名单,但后续过程非常不顺。

“我看到瑞幸事情曝光后决定离职,在和领导商定好了的情况下,到了人事那儿又开始讨价还价,主要是赔偿金的事。”

“并且公司在确定我离职后,就强制把我在公司的办公用品和个人用品收走了,第二天刷卡已经进不去公司,进去了后发现自己的东西都没了。后来逼着我签打了折扣的离职协议,并且签了后就连打折的赔偿也没有给足。这就侧面代表了公司的处理方式,非常强硬。”

孙可凡从2018年6月开始入职瑞幸。他表示,瑞幸内部管理非常混乱,并且工作充斥着压榨和实现不了的大饼。

“我在瑞幸工作两年左右大概做了700家瑞幸新店的全套设计图纸。并且业务分配非常混,部分宝沃汽车直营店的店面设计也是瑞幸设计部门的同事在负责(瑞幸与宝沃同属于神州系)。

“工作加班氛围非常严重。劳动合同上写的事周一至周五上班,周六上班不给调休。现实是公司周六强制加班,并且周六请事假的话还必须提交周一的OA,并且扣一天的工资。”

不止如此,公司承诺孙可凡2019年内的涨薪也没有实现,设计团队在效率逐月提高的同时绩效奖金却在递减甚至直接不发。并且2019年的年终奖也取消了。

“感觉非常压抑,像是打发要饭的。”

孙可凡也表示,“接下来线上运营团队和品牌公关不会被开,因为还要靠他们收割最后一波,但是所有花钱但不直接制造利润的部门估计要陆续开掉。厦门总部里许多员工都在争取进入裁员名单。”

开店还是关店

但内部风雨欲来的同时,瑞幸对外展示出的却似乎真的如陆正耀所说“门店在坚持运营”,甚至还有新店在陆续开店。

此前界面新闻曝出,瑞幸咖啡将在北京关闭80多家门店,规模近北京门店总数的五分之一。而瑞幸随后以“关停并转”回应,表示目前的关店现象在公司正常的门店优化决策内,并强调在关店的同时,新店也在陆续开张。

接受PingWest品玩走访的多位不同地区的瑞幸门店店员表示:“关停并转”确有其事。但扩张速度已经在大幅减缓。咖啡店的生意真的不好了吗?

据云南地区瑞幸咖啡门店的前店员杨菲介绍,目前昆明地区的瑞幸咖啡门店基本都还在正常运营。反而由于做空丑闻带来的“瑞幸热”,近几月当地门店单数同比甚至增长了20%左右。

在新店扩张方面,瑞幸咖啡本来计划2020年在云南某地新开100家直营店,但受疫情和做空事件影响下调到60家。而目前瑞幸咖啡在当地有8个新店已经进入在建计划。

北京一位正在离职流程内的小鹿茶店长赵亮向PingWest品玩透露,北京地区小鹿茶已经部分开始闭店。“公司以邮件形式通知门店闭店。对外说是房租到期和门店优化,其实就是公司要关了。”

PingWest品玩作者5月26日去了赵亮提到的一家接到通知当日关门的小鹿茶门店。店里设备已经开始打包。店长透露关店是由于与附近几家门店范围重叠,并且会在另一个地方开设新店,地点还未确定。但这家小鹿茶老板提到,闭店的邮件通知是5月25日(前一天)才收到的。

正在关门的北京小鹿茶门店

杨菲透露,他所在城市的小鹿茶门店情况相似,同样在部分关店。但这部分与小鹿茶品牌自身经营不善有关。

这种看似还未大规模爆发关店危机的现象背后,是瑞幸的接盘算计。

孙可凡并不惊讶目前持续传出瑞幸新店开张的消息。他向PingWest品玩表示,瑞幸目前还在继续开新店是因为施工单位需要履行完已经签下的施工合同和租赁合同。

“门店属于固定资产,如果有人接盘实体门店,固定资产是按照已经完整开业的门店数量来计算的。”

无独有偶,分析人士认为瑞幸在接到退市通知后申请听证会,包括陆正耀旗下公司在香港申请禁制令起诉瑞信,诸多行为都有拖延战术的意味。大股东可能是在争取时间自保,其中也不排除陆正耀正在积极寻找瑞幸咖啡接盘者的可能。

而对于近日开业的一些门店,PingWest品玩了解到其开业计划基本都是在年前就确定下了的。一些原本应年初开业的瑞幸门店因为疫情原因推迟到了四五月份。从这个角度,疫情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变成了瑞幸的遮羞布。原本应该在2、3月发生的开店潮正与做空丑闻重叠,反而制造出一幅瑞幸逆势而上的正面形象。

此外,PingWest品玩还询问了一些茶饮连锁加盟商,均表示瑞幸咖啡及小鹿茶的加盟业务在丑闻爆出后已经暂停,恢复日期未知。

在PingWest品玩走访的瑞幸员工眼里,面子上还“元气满满”的瑞幸咖啡,里子已经无可救药地开始崩坏。他们被迫陪着陆正耀演戏,但这场戏终究要结束,瑞幸所谓独立委员会的内部调查最终结果将会在不久后公布,到时候陆正耀们的结局将会更加清楚。也许陆正耀们此时已经在为结束做准备,但瑞幸的员工们却至今对自己的未来毫无头绪,也无能为力。



关键词:瑞幸 造假 余波 未了 员工 被迫 陆正耀 演戏 5月 12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网站介绍  网站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arcstar@163.com | 技术支持:搜虎网
Copyright 2013-2019 中国快消品网 版权所有 本站申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删除!QQ:2006132
中国快消品网,专注中国快速消费品新闻报道!
展会合作:QQ 1351954934
东方新闻 乐可可 大中华网 中华视窗 关中网 陕西新闻 乳品网 医疗资讯 搜虎资讯 快消品招商 乳制品 游戏资讯